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善若水

黄花明日归何咎,良因善果问史求。浩渺江海曾壮烈,著作激扬论千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世间散仙写史人,历史札记,纵横万里,上下千年!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,于穗城闲庭信步!《读史》有云:丹青难写是精神!今题:黄花明日归何咎,良因善果问史求。浩渺江海曾壮烈,著作激扬论千秋!词曰:人世难逢开口笑,上疆场,彼此弯弓月!我道:街坊到处开口笑,上茶楼,再品杯中月:)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汉七国之乱始末》二《文帝大忌》  

2018-01-30 23:02:23|  分类: 连载节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汉文帝经历过刘兴居叛乱,不会不警惕诸侯王的异动,其实,他或多或少已经听闻吴王的恶行。吴王刘濞广泛招募天下各处的逃犯,为他铸钱,为他煮盐。

 

当其他郡国官吏前来抓人时,吴王就会派人去阻挠、包庇,拒不交出罪人。因此,吴国成为犯罪分子逃避惩罚的天堂。

 

吴王操控汉初的货币,会让江淮南北之地,更多地依赖吴国。刘濞的货币战争策略,将会渐次冲击汉朝的经济。刘濞是在积累财富,收买人心,驱使亡命之徒,裹挟百姓。一旦有事变发生,祸事将席卷东南,祸及中原,危害关中。


汉文帝怎么会不明白呢?但他有他的难处,心里面有苦衷,让他对东南的诸侯王投鼠忌器呀。那又是何故呢?

 

1、大汉朝廷解决东南乱局的时机还不成熟,而且,要彻底化解,时间又不充足。

 

汉文帝心里面清楚,这个吴王刘濞是他的堂兄,年长且在刘姓皇室宗亲里面颇有威望。

 

自从当年跟随汉高祖刘邦击破英布之后,便被册封在东南,治理吴国到如今已经超过十五年,他在吴国的势力可谓根深蒂固、枝繁叶茂,比汉文帝统治国家的时间还要长。

 

最关键的是,吴王刘濞只是托辞不参见天子,有失诸侯王的礼仪,但并无谋反的迹象,更何况事出有因,情有可原,那是因为汉文帝的太子杀死了人家宝贝儿子,哪能毫无怨言呢?吴王不反,汉廷就没有借口出兵。

 

而且,东南远离关中,要集结部队,南下东去,耗时颇多,一旦轻起战端,恐怕会旷日持久,不好收场。

 

想当年,秦将王翦率兵攻楚,双方对峙超过一年,在击溃楚国主力之后,仍受阻于长江天险;要伐木造船,江湖激战,最后消灭残楚,尽占江东,前后两年多的时间,那是六国之中最难对付的一家。

 

而如今的吴国是天下诸侯国中最强大的一个,不好对付呀,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,绝不能贸然行事。


2、大汉朝廷在空间战局上,即使抢先动手,都会陷入被动。

 

那就要从诸侯邦国的分布上来说,吴国躲在楚国和淮南王封国的背后,如果沿着大江东下去发起进攻,必然首先惊动长沙国,但要从北往南征伐,惊动楚国在所难免,而且,必须渡过淮河,惊扰淮南王也是势在必然。

 

那样会引起其他诸侯王的不满,各诸侯国由观望继而困扰,恐怕会天下骚动。

 

而且,汉文帝囚困了原淮南王刘长,最后刘长活活饿死,其儿子新淮南王刘安哪里能不心生怨恨呢?若汉军强行穿越淮南封邑的国境,劳师远袭,其谁不知呢?

 

一旦惊动吴国,老谋深算的吴王就会做好准备,以逸待劳。诸侯疑惑,兵将疲惫,无法速战速决,那样只会让局面混乱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

最坏的形势是,若淮南王刘安趁乱从后偷袭,远征的汉军将腹背受敌,后勤补给的粮道恐怕会被切断,胜败存亡就难以预料啦。


3、汉朝军队的士兵大多数是北方人,不适应南方多雨、暑热、潮湿的气候,假如天时不利,军中将士便会水土不服。以病弱的汉卒去攻打彪悍的吴兵,而且是客场作战,那样没有胜算。


4、东南吴境,多有江河湖泊分布,地理条件对汉军北兵极为不利。

 

因为,北方的汉军兵种多为步骑兵、车兵,独立的步兵不多,尤其缺乏正规的水师。在江湖之间,有水势之险,车兵、骑兵都无法找到施展其优势的用武之地。

 

如果临时组建水师,伐木造船,那绝非汉军所长,山高路远,战线过长,补给难以为继,所以,先后越过淮河和长江来支援的力量必然很单薄,一旦攻之不克,后继乏力,那就骑虎难下了。


5、军心民意并不倾向主动出击,汉廷暂时缺乏人和之利。因由很明显,皇太子刘启错手杀死了吴国太子在先,而吴王刘濞埋怨在后,这白头人送黑头人的悲剧让百姓同情。

 

汉文帝宽大为怀,以死者为大,宽恕了吴王。如果不是那样,民间的舆论压力也很大,想当初,汉文帝囚困老淮南王刘长,最后导致他死去,老百姓都在议论纷纷,说什么:“一尺布,尚可缝。一斗粟,尚可舂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”,这着实让汉文帝难堪。


而且,不容忽视的是,吴王刘濞在吴国很得人心,民众都爱戴他,如果汉廷证据不足,事态不明,就悍然挥师征讨,那样只会师出无名。

 

更坏的情况是,倘若逼急了对手,吴人皆反,军民一心,上下同仇,汉廷只会处处被动,即使艰难取胜,也会打人一万,自损八千,一场惨胜对汉廷来说毫无意义,因为,东南民心尽失,后世的管治会越来越难。


6、处理诸侯王的阴谋,适宜采取“剿抚并用、威恩并施、远交近攻”的战略。

 

汉文帝有远见卓识,他对内收回周勃的兵权,对外招抚南越王,使南越国再度归汉,接受汉化。如此一来,可以使朝野相安。

 

“剿与攻”的策略要分轻重缓急,当汉文帝亲征迎击匈奴的时候,好你个坏小子刘兴居竟敢谋反,那汉文帝就必须铁腕平叛,震慑海内的诸侯王。

 

因为他身在太原指挥,而距离济北仅仅数百里之遥,当然不能示弱,打掉济北王,看谁以后还敢在背后捅刀子!既近又急之乱,定当猛攻,速战速决,一了百了!

 

但是,天高路远的东南之地则截然不同,与其劳师远袭,客场作战,不如缓和情绪,安抚心神。看看那陆贾的成功案例吧,一人出使,仅赐王印,就换来南越王俯首贴面,向北称臣。

 

再看吴王吧,赐予拐杖,送上几案,可以令吴王反躬自省,收敛阴谋。远交之道,如此足矣!


7、战略上招抚敌人,战术上就要重视对人,所谓攻防之道,戒备为先,防备万一,有备无患!

 

天下胜负,在于中原,中原稳固,天下可安。而中原之地,重在梁国,梁国得失,关乎全局。


那么汉文帝又是如何防备吴王老贼的呢?且看下回分解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